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系統門窗將走進千家萬戶,門窗企業都做好準備了嗎?
 產品系列
 最新產品
 進口全鋼防火隔斷
 進口全鋼防火玻璃幕墻
 進口全鋼防火玻璃門、窗
 鋼制系統隔墻及鋼質門
 雙玻隔斷
 單玻隔斷
 吸音隔斷
 板式隔斷
 移動隔斷
 
 

系統門窗將走進千家萬戶,門窗企業都做好準備了嗎?

 

系統門窗已經有人買單,市場上將形成四大促進我國建筑門窗技術升級的動力將使高性能的系統門窗會離我們越來越近,并逐漸走進我們的生活。在這一波巨大的系統門窗市場行情下,我們廣大門窗企業準備好嗎?

1、未來系統公司的價值將得到充分體現

         過去受制中國特殊市場環境,系統公司難有作為。

         上世紀90年代末期,歐洲系統公司進入中國,經歷了很艱難的發展歷程。主要有以下幾點原因:

         一是房地產市場長期處于賣方市場,建筑節能推廣力度不強,大家普遍注重質量的意識強于追求性能的意識,高性能的系統門窗同時也具有較高的價格,基本難以被逐利為上的房地產商采用。門窗市場企業難以從性能上獲取增值效應,因此市場上很少有人為系統廠商買單。

           二是歐洲門窗系統公司本身個性化太強。我國門窗系統多為引進歐洲門窗系統,如旭格系統、阿魯克系統等,但它們都是各自獨立發展的特有門窗系統技術,其五金配套槽口為專用配件槽口,通用性差,五金配件無選擇性,必須使用其配套產品。

           我們的門窗企業需要以高昂的代價獲取旭格系統、阿魯克系統獨特的配件、模具、加工設備、膠條、加工技術等,除此之外,旭格系統、阿魯克系統等廠商還通過其玻璃及鋁型材合作廠商高價轉賣配套材料,價格較高于市價,獲取適當的利潤。

        歐洲門窗系統公司開發與維護系統需要做大量的設計、研發與認證等,需要不斷付出較大的成本持續投入才能保證系統的高性能,只有通過這些配套件上的利潤增值才能保證系統公司獲得充足的利潤去持續開發與維護系統。高性能也就意味著高成本,中國較低層次的市場需求使得很少有人為性能買單,落后的消費觀念使得消費者更多以質量衡量門窗價值,大多門窗企業不太接受歐洲系統廠商的盈利模式。因此旭格、阿魯克等門窗系統公司難以被中國市場所接受。

          三是中國知識產權太不完善。旭格、阿魯克、海德魯等作為世界知名系統門窗,在市場上具有比較高的附加值,但使用它們的門窗系統付出的代價太高,一些國產門窗企業在與他們合作后已中國企業特有的高超的模仿能力,利用買進的設備與技術模仿開發了一些與這些世界知名系統門窗類似的系統產品,當然性能上或許難以與這些系統公司媲美,但是相對低得多的價格成為去占領市場殺手锏,但中國知識產權的保護措施與查處力度遠遠不夠,往往是這些歐洲先進系統公司推出一種系統就被模仿一種,中國知識產權太不完善難以保護他們的利益,因而這些系統公司在中國推廣力度難以保障其市場利益。

          然而,世移時易。現在的中國,在經濟發展的同時,能源戰略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建筑節能已成為國家的共識,消費者對建筑門窗節能的認識、對高性能系統門窗的認識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比較高的認識層面,將逐步形成為性能買單的市場趨勢。建筑節能門窗市場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進一步提升將形成一個巨大的市場需求,高性能的系統門窗將遇到一個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而系統廠商的價值也將得到充分體現。

         價值體現一:系統公司較大的品牌影響力將有助于門窗企業取得訂單,并能提高產品的議價能力。

          未來隨著房地產市場的充分競爭以及相關政策調控的深入影響,房地市場由賣方市場向買方市場轉變的趨勢越來越明顯,房地產開發商一方面是要滿足建筑節能的需要,面對市場競爭,也需要使用高性能的系統門窗去提升房地產產品的競爭力。

         而我們的消費者隨著生活品質提高,對生存的環境有更加明確的要求,在房產消費的主觀意愿上已經產生了明顯的性能需求,品牌的高性能系統門窗開始成為其首要選擇。

          我們的門窗企業現在要進入系統門窗領域,有兩大途徑:

          一是自己獨立開發系統門窗。獨立開發就意味著需要花費高昂的資金成本去建實驗室,做系統門窗相應的實驗、測試、認證,而且我們的門窗企業現在普遍規模較小,獨立去開發系統門窗長期的高成本運作是否有足夠的利潤保證企業能持續研發與維護系統運轉?怎么樣去抗衡已經發展成熟的大型系統公司?此外面對快速成長的系統門窗市場誘惑,還要付出較長的時間成本,我們的門窗企業能否耐得住性子從理論、加工、構造等方面把系統門窗的性能優勢全部整合出來?

          二是加盟大型門窗系統公司。應對當前快速形成的系統門窗市場需求較好的辦法就是門窗企業加盟大型門窗系統公司以較短的時間成本獲得成熟的系統門窗技術,尊重系統門窗高性能所產生的溢價,尊重系統行業生存規則,培養門窗市場消費意識與現有門窗系統廠商合作,借助系統公司較大的品牌影響力、具有高性能的系統產品形成更強的市場競爭力,獲得高附加值訂單,并能快速占領系統門窗市場,通過與品牌系統公司合作獲得更強的市場議價能力。

         一旦門窗企業加盟系統公司形成規模化發展之后,系統門窗市場將形成較強的整合效應,也更有助于中國的系統公司的崛起。


      價值體現二:隨著建筑門窗節能性能標識的推廣,系統公司取得的各種性能認證更容易獲得客戶認可與滿足客戶需求。

      《建筑門窗節能性能標識試點工作實施細則》、《建筑門窗節能性能標識實驗室治理細則》、《建筑門窗節能性能標識試點工作治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這幾個文件的實施將建立符合我國國情的能效標識技術和治理制度,建立起具有我國特色的能耗標識體系。

        建筑門窗節能性能標識將建筑門窗用能系統效率或能源消耗量等熱性能指標以信息標識的形式進行明示,供市場直接識別。消費者在購置房產時希望了解居室的冷熱情況,會把建筑門窗熱性能指標作為重要參考。

        系統公司取得的各種性能認證有助于門窗企業為消費者量化節能標準、節約能源,指導消費者購買到真正的高性能的系統門窗產品。

2、型材才是國產系統公司產生增值效應的重要環節

當系統公司的價值得到充分體現之后,我們國產系統公司也將迎來黃金發展時期。盡管我們具備一定研發實力的系統公司不多,但近幾年也還是頑強的成長起來了少數幾家國產系統企業,如正典鋁建筑系統、麗格幕墻門窗系統、貝克洛幕墻門窗系統、智贏門窗系統等。當然我們國產系統公司在品牌影響力還是品牌知名度上都還與歐洲系統公司存在較大的差距。

         在品牌影響力、性能認證實力落后于的國外系統公司的情況下,未來我們國產系統公司如何實現增值?

         型材作為建筑門窗的“集成系統”,真正的節能系統門窗與這個“集成系統”的設計與選擇息息相關。因此,型材成為了系統廠商產生增值效應的重要環節。

          國外系統公司旭格、阿魯克除了通過型材斷面的開發與設計獲取增值效應外,還利用獨特門窗系統技術單獨開發配件槽口,客戶必須使用其專用配件,在配件上獲得特有的附加值。

            而我們國產系統公司模仿國外部分系統公司單獨開發配件槽口并不現實,單獨開發配件槽口就意味著要選用專業廠商為其生產獨特配件,在市場不夠大的情況下將帶來大量配件的研發與維護成本,通過單獨開配件槽口賺取附加值顯然并不容易。

         唯一可以實現國產系統公司增值的環節就是型材的設計與斷面選擇。如果門窗企業使用了他們的型材設計與斷面專利,一樘系統門窗的型材成本相較于一樘普通門窗型材成本要多付出幾百塊錢,門窗企業在系統門窗型材上增加的些許成本卻能憑借其帶來的高性能獲得更高的溢價。系統公司也能憑借型材上10%到20%的溢價這個重要的增值部分支撐整個系統良性運營。正是有了這一盈利模式,我們的國產系統公司才有充足的利潤去支撐大力度、高成本的研發、測試、認證環節,系統才能持續循環的做下去,

          我們少數幾家成長起來的國產系統公司基本都是由大型鋁型材廠脫胎而成,正典鋁建筑系統源于鑫龍鋁業;麗格幕墻門窗系統源于遼沈鋁業;貝克洛幕墻門窗系統源于豪美鋁業;智贏門窗系統源于興發鋁業。型材的開發設計與斷面選擇本來就是我們優勢環節之一,這其實也正是我們國產系統公司能脫穎而出的重要原因。

          在保持我們國產系統公司良好的增值能力,取得不斷研發創新成果的同時,我們一定要注重知識產權的保護,也希望我們中國的門窗企業尊重知識產權。因為這是促進創新與支撐系統公司發展的核心因素之一。中國知識產權方面的不完善除了一定程度上困擾國外先進系統公司之外,對我們新成長起來的國產系統公司的持續發展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除了保持我們增值能力促進研發創新外,在注重性能溢價的同時也要注重品牌溢價。在中國的門窗消費市場對門窗品牌塑造上還比較落后,在市場競爭中強勢的還是品牌材料才能帶來較好的溢價。我們的系統公司要注重塑造品牌,加大推廣力度獲得良好的品牌知名度,市場呼喚更多的門窗品牌出現,在品牌上產生更高的溢價,這也是未來我們國產系統公司能占領有利市場地位的重要因素之一。

3、我們的門窗企業做好準備了嗎?

          我們認為中國的門窗企業是沒有做好充分準備的。中國系統門窗技術起步太晚,早期由于房地產市場強勢的賣方市場地位,盡管性能優越,在沒有人為性能買單的年代,高價優質的系統門窗并沒有太多的市場。因此,中國建筑門窗行業高速發展的這二十年來,在市場中業內企業更注重明確的分工協作以盡快提升門窗產能,占據更大的市場占有率。開發型材的企業只是注重型材的質量與性能;制造配件的企業也只是著重配件的質量與功能;生產玻璃的企業也是指注重玻璃的質量與性能;設備企業更只是注重設備的質量與產能。很少有企業從加工工藝、加工設備及型材、玻璃、配件、粘膠、密封件等內在性能關聯,與安裝方法上去系統研發設計生產高性能的系統門窗。

          隨著國家節能政策的推動,用戶對性能對門窗的性能已經有了更高的要求。高性能系統門窗市場需求逐漸放大,但我們的門窗企業具備了生產高性能系統門窗的條件嗎?

           高性能的系統門窗絕不僅僅是用最好的型材、最好的配件、最好的玻璃、最好的設備加工等單純加工組合而成的產品。真正高性能的系統門窗需要考慮加工工藝、設備、型材、配件、玻璃、粘膠、密封件等及包括安裝方法所有各環節性能的綜合結果,需要做大量的包括水密性、氣密性、抗風壓、機械力學強度、隔熱、隔音、防盜、遮陽、耐候性、操作手感等一系列功能測試與認證,缺一不可,通過系統的完美有機組合,最終才能形成高性能的系統門窗。

國內目前有多少門窗廠有自己的實驗室?有多少企業對門窗系統有過真真正正的研究?據我所知,數量相當少,很多企業就算有但也難逃做秀成分之嫌,湊數的居多。按現今市場分工來看,我們的大多數門窗企業還主要是以施工安裝為主。真正主宰中國門窗市場,以設計生產制造為主的還是市場上眾多大型鋁型材企業,然而,這些鋁型材企業基本上是市場上什么窗型好賣,就生產什么窗型,它們很少對門窗的綜合性能有一個承諾,更注重還是保證鋁材的壁厚、強度等質量指標。

          面對巨大的高性能系統門窗市場需求,我們的廣大門窗企業卻無能滿足。未來我們的門窗生產企業將面臨著一種痛苦的轉型,從注重生產優質的材料窗到優質性能窗的轉型。

4、系統門窗時代的來臨,是否會有企業脫穎而出形成規模化發展效應?

           中國門窗市場存在著企業規模小、企業數量多、市場亂的重要特點,是一個典型的“碎片市場”。這樣一個年產值1800億元-2000億元巨量市場里面,門窗企業規模做到5億元的都鳳毛麟角,目前還沒有一家超過10億元的規模。對建筑門窗行業來講,這樣的發展態勢是極為不正常的。特別是未來隨著房地產行業整合效應加劇,前十名房地產商占的市場比例越來越大,萬科已經向千億規模發起沖擊,未來像萬科這樣體量越來越大的房地產商將越來越多,規模效應越來越明顯,當它達到一定的規模后,在需求客戶合作時是越來越傾向講究門當戶對,這些企業將非常希望和跟規模大的信譽有保證的門窗廠合作。現在問題就是大規模的房地產商已經開始出現了,但卻沒有與之相匹配的大規模門窗廠。

           在幕墻行業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整合,并且已經形成了這樣的規模拉動力。5年前,我們能想到幕墻行業里面會有百億企業嗎?5年前的,中國幕墻行業也是一個典型的“碎片市場”, 企業規模小、數量多、市場亂,前十名企業規模都差不多,在市場上也是勢均力敵的。

僅僅5年時間,我們就出現了遠大與江河兩家百億企業。

           江河與遠大真正與其它企業拉開差距的因素就是借助中國制造業的國際化。中國綜合國力在世界范圍內強勢的崛起更是推波助瀾它們的發展。遠大2008年突破一百億元的時候,海外市場的銷售額占據了60%,一旦規模形成突破,上了一個新的臺階形成規模效應以后,在市場上這種規模拉動力對企業的發展受益匪淺,遠大2009年就明顯收到了規模效益的紅利。2009年受世界性經濟危機影響,海外幕墻市場受到了較為嚴重的影響,遠大在國外市場雖然不如08年風光了,但是遠大憑借100億元的規模,挾橫掃海外市場的威風,高調殺回國內市場參與競爭,國際化戰略使其國際知名度有了很大提升,而中國很多工程特別是高端工程領域是聘請的國際級建筑設計公司、國際級咨詢公司,采用國際化標準去運作實施的,遠大的規模化效應及較高的國際知名度反而更有利于參與國內高端工程競爭,2009年遠大銷售額達到140億元,國內市場銷售額占據了70%。國際化的成功使其反哺中國市場。

        我們試想,遠大沒有08年60%海外市場銷售額完成100億元的突破,他能直接跨越到09年僅憑國內市場銷售額完成100億元的規模嗎?我想不太不容易。

          江河雖然沒有遠大在國際化發展上走的那么早,但是這幾年的工作也是富有成效的,江河幕墻國際市場持續快速的,到2007年其國際產值已達15億元,占年度總產值55億元的27.3%,近年來,其銷售額大幅提升至百億元規模,海外市場銷售額始終保持在30%以上,而且海外拓展的后勁很足。江河能完成百億規模的跨越,國際化戰略功不可沒。

         遠大與江河借助中國制造業國際化的機遇拉開與其他企業的差距一下子沖進了百億俱樂部,兩強相爭已經成為了一個不爭的事實,甚至在海外做成全球第一也是指日可待。中國制造業的國際化就是他們在混沌競爭中能跨域式發展做成百億企業的決定因素之一。而其他公司在國際化方面都走的不太堅決走的也不太遠。

        “碎片市場”發展到最后的結局是什么?就是最終會整合出一兩個或是兩三個大的巨頭出來控制市場格局,大的非常大。像幕墻行業一樣,原來大都是勢均力敵的,但是整合效應出來了,現在江河與遠大脫穎而出,并且與后面的企業拉開了較大的差距,行業里面基本只能清楚知道第一第二、誰能準確告訴我第三第四的企業是誰?在航空領域也是如此,我們都知道波音和空客,但是你知道第三名的企業是誰嗎?可樂飲料行業也是,我們知道最大的企業是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但你知道第三的可樂飲料是誰嗎?并且我們也不太關心。在歐洲,門窗市場已經從碎片市場整合成旭格、阿魯克等幾家大的系統門窗企業控制市場格局的局面。

          中國的產業發展歷史總是在重復發達國家產業發展中曾經走過的某一段歷程,并且有著驚人的雷同。系統窗會不會成為中國幾個門窗企業在混沌中崛起的一個機會呢?像幕墻產業的國際化戰略一樣呢?

最大的幕墻公司做到100億元規模的時候,門窗市場最大的企業做到5億元規模的都不多。當上游產業規模效應越來越明顯的時候,會對整個產業鏈形成一個很大的拉動力,市場會呼喚大的門窗廠的出現,隨著節能時代的來臨,系統門窗的時代來臨,這是不是我們門窗企業完成最后一跳的跳板呢?是不是能通過這個系統門窗產業這個跳板能形成二三十億元、三四十億元的企業規模呢?

          觀察歐洲的系統門窗公司,其年度工程量經濟規模達到100億人民幣左右,其從型材、配件等配套領域獲得的利潤才能去支撐系統公司聘請大量技術人員去做設計、研發、測試、實驗、認證等,持續把系統做下去。中國門窗市場高達近2000億元的規模,這么龐大的建筑門窗市場完全有能力去支撐起幾個大規模的系統門窗公司生存發展,未來如果有兩三家企業加大投入,能夠脫穎而出的話,很可能形成突破。

 
美国a片-韩国a片-综合a片在线观看